晓得啥叫抽牛牛儿滚铁环吗? 耍过没喃?(图)

晓得啥叫抽牛牛儿滚铁环吗? 耍过没喃?(图)

 

  在上世纪70年代、80年代,成都的娃娃耍什么游戏,唱什么童谣?为了弄清楚这个问题,成都锦官驿小学从今年暑假起就派出10多名老师分赴各区市县“采风”。目前,采风工作告一段落,学校将收集来的信息编辑成书,教给那些90后、00后的学生。学校老师表示,他们通过这样的方式来让学生深入了解成都文化。

  老师“采风” 教唱成都童谣

  现在的学生并不是不会唱童谣。四年级教语文的荣老师曾在班上做过一次调查,大家都会唱,但翻来覆去总是那几句“小白兔,白又白,两只耳朵竖起来”。“全国少年儿童都会背这首童谣。”荣老师认为,成都娃娃应该会背一两首有当地特色的童谣。

  今年暑假,学校派出10多位老师到成都各区市县“采风”,收集童谣。荣老师主要找民间的民俗老专家“下手”。家住双园社区的老人陈兆奎是她的一个主要采访对象。记性很好的老人背得出《红楼梦》里每一首诗,也清楚地记得他小时候和小伙伴们唱的童谣。

  荣老师最喜欢的是“你姓啥,我姓糖;什么糖,芝麻糖;啥子芝,河脂……啥子瞧,北门驷马桥;啥子寺,宝光寺……”。这首成都童谣和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流行的童谣“你踩了我的脚,你啷个说;进医院,粑膏药;什么膏,牙膏”在形式上有异曲同工之妙,内容却是没听过的,而且内容里还包含了成都的小吃、地名和景点。学生觉得和自己的生活很有贴近性,读两遍就能记住。

  学生疑问 啥是丁丁猫儿

  在荣老师看来,这些童谣并不只是供学生游戏之用,“可以让他们了解成都方言,进而了解成都文化”。她说,在普通话的冲击下,很多成都娃娃对一些老的称呼都不明了。比如,在学习“丁丁猫儿,穿红裙,花蛾蛾,做媒人”这首童谣时,很多学生都问,丁丁猫儿是啥子。

  收集来的成都童谣考住了学生,也考住了老师。以“你姓啥,我姓糖”这首民谣为例,其中“河脂”一词便让荣百思不得其解。她请教专家,专家也不知道。最后才从一位八九十岁的老人口中得知,“河脂”是以前成都人很喜欢吃的一种很嫩的笋子。

  目前,锦官驿小学将收集来的童谣编辑成册,在早读、朝会、班会等时间教学生用成都话诵读,学生也很喜欢。记者昨日在学校操场上见到,不少女孩背着童谣,合着节拍踢着键子。

  “其实光是我们教,还教不好。”荣老师表示,即使像她这样土生土长的成都人,口音也不免受到普通话的影响,诵读时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太压韵。“最好是有一些老成都来教,哪个地方该拐弯,哪个地方该抑扬顿挫,原汁原味更好听。”

  体育课上 滚铁环拍纸烟盒

  派去各区(市)县采风的老师中,还有一批体育老师,他们的责任就是收集具有民俗风味的游戏。

  “现在的娃娃几乎都在耍电脑游戏。”教体育的朱老师说,这样的游戏方式并不能让娃娃的身体得到锻炼,还容易得近视眼。老师就寻思,能不能找到一些好玩的方式将他们吸引到户外来尽情舒展。

  在采风过程中,老师们如愿以偿地发现了许多有趣的民间游戏。有些是他们小时候经常玩的,比如滚铁环、抖空竹、跳马、拍纸烟盒、抽牛牛儿、打弹子,有些则是他们也没玩过的。比如打魔拳,这是一种民间对抗游戏,两人脚靠脚、手拉手,把对方朝左边拉,谁的脚先动,谁先输。

  老师们将这些游戏融进体育课堂,还从杂技团等地请来专业老师来指导。“我们小时候拍烟盒经常被家长骂,但现在的学生家长看到娃娃耍这些都很高兴,一来觉得耍这些游戏比天天对着电脑强,二来也勾起了他们的童年记忆。”

  本报记者 王冕 摄影 卢祥龙

  还记得这些童谣吗?

  正月有个春

  正月有个春,

  嫂嫂去看灯。

  看的啥子灯?

  看的狮子和龙灯,

  猪猪灯,牛牛灯,

  还有采莲船和幺妹灯。

  嫂嫂脚又小,

  骑个马马灯。

  花脸巴儿


  花脸巴儿,

  偷油渣儿,

  婆婆逮到打嘴巴儿,

  爷爷逮到扯毛根儿。

  赶花会

  藏猫猫儿,钻洞洞儿,

  走板板儿,过桥桥儿。

  一走走到城门洞儿,

  翻过坎坎赶花会儿。

  青羊宫,吃凉粉,

  嘴巴辣个红圈圈儿。

  三大炮,胀肚肚儿,

  回来买个风车车儿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9751qp.com/niuniuyouxi/20190616/1456.html